Candle Basket ✍

我不知道啥时候会更新一次辽
是可怜周弧党

好想吸纸片人啊

【米英】予以谎言。

Attention:

1.非国设

2.是最近很火的魔女集会で会いましょう





“亚瑟,『爱』是什么?”


年幼的孩童仰望高高在上的监护人,缓慢地吐出这个对他来说滞涩而陌生的词汇。他像一只刚破巢的雏鸟,拥有对世界无限的好奇心与探索力,洁白的羽毛一尘不染,期盼张开双翼飞向天空,衔走太阳的光点。


如果平日里有人问他这个愚蠢而毫无意义的问题,他一定会嗤笑一声,然后把这家伙送回他亲爱的妈咪的肚子里。但现在他没有这么做。吸血鬼撩开风衣下摆蹲下身,视线与孩童齐平,绿眼睛里写满整座森林的翠意。


“闭上眼睛。”


孩童听话地照做,而后他便感觉到刘海被抚开,一片柔软贴上额头。吸血鬼在他额前留下了一个蜻蜓点水般细腻、轻柔的吻。他睁开双眼,抬手在那一小块被触及的皮肤处摩挲。


“这就是『爱』,阿尔弗雷德。我很爱你。”


若是让别人知晓这个杀人无数、劣迹斑斑的吸血鬼曾说过这样温情的话,怕是要让他笑掉大牙。但事实确实如此。吸血鬼将他隐匿的温柔倾注在这个孩童身上,寄予他期望。


LOVE=KISS?孩童的脑海里产生了一些懵懵懂懂的想法。深埋泥土中的种子奋力向上生长,破土而出,尽情伸展嫩绿的枝叶。他还不知道『爱』是什么,但他想要这样做。


“我也很爱你,亚瑟!”


他只能以回以相同的行动。吸血鬼怔怔地抚摸着脸颊,孩童露出的明朗笑颜深深映入眼底,哪一块地方被轻轻触动。他长叹一口气,站起身牵住孩童的手,细细描摹过每一根指节的形状。


希望他长大以后能真正明白吧。吸血鬼心道。



该死的,若早知会如此,他根本就不该教给他那种荒唐、暧昧不清的想法!这家伙到底误会了什么?


吸血鬼被吻得迷迷糊糊。他悄悄掀开一道眼帘,却不想对面那人似乎早就预料到他的行动,一对蓝眼睛中盈满了笑意,视线毫不避讳地聚集在他脸颊上。


“好歹是被称为『情色大使』,接吻的时候也不会闭眼吗?”


他猝不及防被吸血鬼咬破唇角,吃痛松开,话语中点染浓浓的调侃意味。杀人狂先生橙色的外套上不知又沾染了谁的鲜血,在黑夜里被影射为暗红的影块。


吸血鬼的唾液有催情作用,他浑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迫不及待地催促他下一步的行动。他舔去唇边的血,把吸血鬼整个圈在怀里,借着身高优势低下头亲吻他曾经的监护人。


吸血鬼毫不示弱地勾着他的舌尖交缠。他们沉沦在夜色里,成群结队的蝙蝠在窗外飞过,玻璃彩窗将月光折射成破碎的光斑。他似乎听见杀人狂先生说了什么,那句话顺着晚风的缝隙滑动,轻快地顺进耳畔。
 

“我爱你。”
  
  
FIN.
   

评论(3)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