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dle Basket ✍

一声低低的叹息,从那一年全部将收成捧出的田头传来
干草垛在田头阴沉沉地对着太阳
那声音低吟:
“完了啊,醒来吧,蜜蜂已经飞离了三叶草。”
“你那英国的夏季已经结束。”

【极东】夏日随记。

Attention:

1.非国设

2.极东非腐向

3.随便写的东西意义不明





王耀咬着冰棍从小卖部出来,扑面而来的暑气瞬间吹散了空调的冷风。


他腾出一只手撩开前额的碎发,沾了一掌晶莹的汗珠。灼热的空气钻进每一个毛孔中,白色的老头衫被汗水打湿黏在背上,整个人看起来都像是刚从水里走出来。


五毛一根的劣质冰棍禁不住炎热的折磨,没过多久便融化了一大截。不知掺了多少水充数的奶油挂在指缝里,欲坠不坠,只留一手令人心烦的黏腻。


还没走出这条街冰棍就全化了,王耀把木棍丢进路边的垃圾桶,甩开指缝里的奶油,用还没被袭击的另一只完好的手从裤兜里掏出一张纸巾,胡乱擦了擦也随意丢弃。


这鬼天气,还真是要命了。


远远的他便听见本田菊喊他。


不得不说在某种程度上他很佩服本田菊,毕竟这么热的天他居然还能严严实实地把外套领子拉到能盖住脖子的地步。尽管本田菊看上去清清爽爽,完全不像王耀那样满头大汗。


“你热不热?”王耀跑到他跟前。


本田菊摇头。王耀知趣地没有继续问下去。他懒得揣摩他那点在他看来没有半点价值的礼节。


他们漫无边际地在街上闲逛,没有目的地,也没有尽头,就这样简单而明了的行走在烈日下。或许只是单纯地因为无聊,于是他们之间的话题才显得那么没有营养价值。


路过公园时,王耀眼尖瞟见一台新建的自动贩卖机,想着这是个好东西啊,也就它能在社会里起点作用了。他摸摸裤兜,只搜出一枚寒酸的五元硬币,这是他目前的全部家当,但应付一瓶饮料已经足够。


王耀选了一瓶夏日特供冰汽水,橘子口味的。他拨开挡板伸手去抓掉落的饮料瓶时,指尖还因瓶身的冰凉退回去犹豫了一会儿。


王耀旋开瓶盖,橙色的气泡翻滚跳跃着出现。他把饮料顺手先递给本田菊,当然这也不是什么尊老爱幼孔融让梨的中华民族传统美德,只是单纯地因为他担心本田菊不会喝别人喝过的东西。


本田菊迟疑片刻才接过来。他浅淡的唇色抵住瓶口,喉结上下滚动。兴许是不习惯汽水的味道,他只喝了一小口,面带歉意地归还饮料。


王耀一言不发,却一口也没喝,直接盖上了瓶盖。瓶身沾着的水珠冰凉沁心,抹开点染在指尖,直接濡湿到骨子里头,和血液交融。


高温下的空气几近扭曲,风停止了流动,萎缩在属于自己的一小片区域里,即便有愿意吹拂的,也是携带着灼热的湿气。王耀不经意间偏头一忘,看见本田菊身后一片空荡。有白色的鸽子盘旋在身后,扑棱棱扇动翅膀,留下满地羽毛。


他眼底静静燃烧着火焰,是比这天气更高的温度,是足以比拟太阳的炽热,却连透骨的冰凉都化不开,以致于在心头盖满了皑皑白雪。


这是很严重的事情。这绝对不仅仅是他的错觉,只要一念之差,下一秒他很可能就要面对悲哀的现实。


如果他的记忆力还好的话,王耀想,本田菊从不喝汽水。


FIN.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