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dle Basket ✍

一声低低的叹息,从那一年全部将收成捧出的田头传来
干草垛在田头阴沉沉地对着太阳
那声音低吟:
“完了啊,醒来吧,蜜蜂已经飞离了三叶草。”
“你那英国的夏季已经结束。”

【米露】幸运日

Attention:
1.国设
2.里面米家的东西全都是我乱编的,别信
3.有一句话Dover
4.非常短小OOC,是很硬气一点不病娇而且完全不掩盖对米米的厌弃的露露和有点幼稚(大概是想戏弄喜欢的人的心情(?)的米米






——真是糟透了。难道说今天是“幸运日”吗。





上午十一点,阳光正好。与客舱内温度调得稍低的空调冷气和西伯利亚的寒流截然不同,来自大西洋的风将空气烤得暖洋洋的,刚走下飞机便能感受到。



国家大使馆的外交员似乎已等候多时,笑容爬上脸颊,两片嘴唇不断上下开合,欢迎的话语一连串地蹦出:“俄罗斯先生,欢迎您来到美国,我们都很感激您的到来!”



还真是虚伪啊,明明内心是那么嫌弃与厌恶,脸上却还是要摆出那副热情架子,和他们的祖国倒是很相似呢。俄罗斯这样想着,同样挤出温暖的笑容:“我也很高兴来到美国呢!一直都很向往这片土地,能交到很多好朋友吧?”这是俄罗斯第一次来到美国——在1991年之后。



“每一位美国国民都是您永远的朋友!”外交员犹豫了片刻。



明明内心那么向往温暖,这里的气氛怎么那么让他想作呕呢。



几位工作人员上前接过他的行李,外交员搓着手笑道:“稍后会有专车来接您去纽约的餐馆用餐,请耐心等候。”



——如果俄罗斯知道这个“耐心等候”换来的是与他此刻最不想见到的人,哦不国家同车,他绝对会头也不回地走开。



当俄罗斯隔着车窗看见后座的青年冲他微笑时,他差点没忍住朝那张脸来上足以让对方头破流血的一拳。



“这不是俄罗斯嘛,真巧啊。”



工作人员替他拉开车门,美国人那令他咬牙切齿的爽朗笑容更清晰了一些。他深吸了一口气,强行压下心头的怒气:“一点儿也不巧,能遇上你真是倒了八辈子霉。”



“好过分啊,我可是很期待能见到你喔。”美国仿佛完全没注意到俄罗斯对他的嫌弃。



俄罗斯没有理会他,坐在离他最远的位置,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意外地发现屏幕亮着——法国刚刚发来了一条信息:“请要克制住,千万不要和美国起争执啊,不然那个眉毛又会说是哥哥我没有及时传达到讯息了!”



俄罗斯将这条信息来回读了几遍,终于理解了其中的意义——英国实在畏惧他不想亲自来说,于是“拜托”了和他关系比较好的法国来传话——是出于不想看到曾经的弟弟继续惹事吗。



不过说来也奇怪,曾经的日不落帝国,为什么会惧怕他呢。俄罗斯漫不经心地想着,收起手机,视线飘到另一侧正在偏头望向窗外街道的美国身上——这种轻浮的家伙,又是怎么做到将哥哥从世界第一的宝座上拽了下来,换成自己坐上去了呢。



那种事情,他不想知道。



似乎是俄罗斯的目光太过专注,美国转过头来,正好对上他探究的眼神:“你想知道些什么?”



“关于你的事情,我可是半分兴趣都没有。”俄罗斯笑了笑,眼中却不带笑意。



“那就当成是英雄自作多情好了。”美国也不生气,“倒是你,为什么突然来美国?”



“难道你以为我就想来吗。”俄罗斯嗤笑一声,疑问句却用的是陈述语气,“只是遵从我家上司的决定。实话说,我一秒钟也不想和你待在一起。”



“那太好了,我也没有心情想去友好对待一个手下败将。”美国露出一个有些恶劣的微笑,镜片后的蓝色眼睛掠过一点轻蔑的意味,“随你怎么做吧,英雄不会干涉你的行为的。”



俄罗斯明显对“手下败将”这个词眼很敏感。眼角抽了抽,被围巾遮盖的脖颈暴出几条青筋,但很快平息下来,他对于这种情况再熟悉不过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发火的话,那么就是正中了美国的下怀。他幼稚的挑衅,只要无视就可以,不需要去花费那么大的力气。



俄罗斯再次深吸了口气,将内心的怨气掩盖起来。



见此情景,美国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许久不见,你倒是比上次见时更成熟了点啊。”



上次一不顺心就动拳头的家伙到底是谁啊?你这个混蛋小鬼在没有资格对我评头论足。俄罗斯干脆直接忽略了对方的话,偏头不再看他。美国人也识相地不再搭话。



司机松了口气,腾出一只手擦了擦冷汗。他本想着如果他们再怼一句的话就出声阻止,现在看来是不必了。与这两位处在同一空间里,强大的压迫感快要将他压得喘不过气来——他的驾驶生涯,实在是太艰辛了啊。



好在没过多久就到达了外交员所说的餐馆。经理接到通知,早早便携着几位服务员在餐馆门口等候,黑色的商务车才刚刚靠边就挂着热情的笑容迎了上来:“美国先生,俄罗斯先生,欢迎光临。”



“是大使馆的人替你选的么,这家店的龙虾卷很好吃。”美国说。



“那还真是谢谢了。”俄罗斯语气中没有半丝谢意。





餐馆明显是已经提前准备好了食物,才刚落座,服务生便接连把餐盘送了上来。



“龙虾卷,蛤蜊汤,蟹肉卷,鲜虾卷,海鲜浓汤……”随着服务生每上一道菜便报出菜名,面前的桌上逐渐被颜色丰富的肉类食品填满,俄罗斯有些头疼,“嘿英雄先生,你难道不觉得这些分量有些过了吗?”



“战斗民族的食量原来这么小吗?当然你要是愿意饿着肚子我也完全没有意见!”美国不仅没有停止上菜,还挥手要来菜单又点了几个菜。



俄罗斯不打算回应青年的嘲讽,抓起一个离自己最近的龙虾卷咬下一口。喷香松软的烤牛油面包中夹着大块肥美的龙虾肉,鲜嫩爽口,不知到底是黄油还是蛋黄酱的特质酱料很甜,将海洋的清爽气息与肉类特有的脂肪感充盈口腔。



常年居住在寒冷的西伯利亚高原的俄罗斯人很少吃到类似的美食。他有些意外,紫罗兰一般澄净的双眼中似乎藏了些亮晶晶的笑意与欣喜。



“怎么样?英雄没有骗你吧,的确很好吃。”美国大口吸着套餐含有的汽水,吸管搅动冰块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如果不是面对你的脸,或许我还会更加高兴。”俄罗斯笑道。——但是不可否认,正如美国所说的,龙虾卷的确很美味。



“是说英雄已经帅气到会让敌人畏惧的程度了吗?多谢啦,没想到俄罗斯你会说出这种话呢。”



……我才是没想到你会说出这种话。“请用你迟钝的脑子好好思考一下,我可不是在夸你啊。”





这顿午饭的主要内容不是丰盛的海鲜,而是美国单方面的喋喋不休和俄罗斯时不时的冷嘲热讽——尽管那些带刺的话语都被美国自动过滤并忽视了。



另一辆加长版的商务车停靠在餐馆门口,美国说是上司突然有急事,要他立刻赶过去,坐进后排时还看似遗憾地耸了耸肩:“真可惜呀,本来还想带俄罗斯你去看第五大道的。”



“是啊美国君,期待与你的下次见面。”俄罗斯笑意盈盈地送别他,在对方看不见的地方低声说出真心的话语,“最好再也别见,真是倒霉透了。不过幸运的是还好能就这样干脆地分开。”



明明没有听到,美国却仿佛知晓俄罗斯的真实想法,摘下眼镜露出爽朗的笑容:“当然啦,英雄今天的幸运指数爆表!”



俄罗斯愣了愣,抬起头,正对上青年没有镜片遮掩的双眼。就连他都能清晰地看出,此时那里面的笑意不加丝毫伪装、不染一片阴霾,干净清澈,像是头顶晴朗的蓝天。



——这还是第一次能和他如此平静地相处呢。今天是英雄我的幸运日还是什么纪念日吗?总而言之,实在是太值得欢喜了。


FIN.


一些废话:虽然觉得很丢脸,但是还是发出来了(自我嫌弃.jpg)其实是米露群的群宣,+群674366337看米露在线恋爱

评论(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