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dle Basket ✍

一声低低的叹息,从那一年全部将收成捧出的田头传来
干草垛在田头阴沉沉地对着太阳
那声音低吟:
“完了啊,醒来吧,蜜蜂已经飞离了三叶草。”
“你那英国的夏季已经结束。”

【天使组】致以最真诚的微笑

Attention:
1.非国设
2.天使组无差
3.开门,养老院人士来杀人了(不是)




“混蛋弟弟,你跑去哪里了?”



“抱歉,哥哥,这边出了点麻烦……”费里西安诺无奈地回应电话那头不耐烦的兄长,视线落在前方将他堵在小巷里的人身上。那人身躯用“庞大”来形容也不为过,从两臂隆起的肌肉和胸膛的腹肌,不难看出这人战斗力不一般。



该不会是遇上了传说中的……校园暴力吧。



“你不要着急啦,我很快就会过去的!”说罢,费里西安诺飞快地挂了电话,但这也是应急之需,他都已经能想象出来事后罗维诺揪着他的领子怒骂的情形了。



“废话说完了?”肌肉男寸寸捊了把圆溜溜的光头扭了扭脖子,将手骨按出清脆的响声,“这位小哥,我看你不像是个傻子,乖乖把钱交出来,不仅能免你一顿教训,还能包你以后在学校里横着走。”



费里西安诺将双手背在身后,悄悄从挎包的夹层中摸出一把折叠刀,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这,这位大哥,我身上是真没带什么钱,要不……您下次再来找我?”



“少废话,拿不出钱就挨揍吧!”闻言,肌肉男两道粗黑的浓眉一挑,嘿嘿一笑,按住费里西安诺的肩膀往后一推。他力气很大,这一下让费里西安诺几乎跌倒在地,然后挥起硕大的拳头就要砸下来。



“哇!救命啊!”



费里西安诺见势不妙,装模作样地挤出几滴眼泪,扯开嗓子大声求救。他死死地盯着肌肉男砸下来的手臂,将折叠刀弹开紧紧握在手上,准备反击。



“那边的,住手!”



不远处传来一声怒斥,声音不大,却很有威慑力,成功将肌肉男的拳头在离费里西安诺的脸部不足10cm的位置停住。他啧了一声,转身望去,见小巷口站着一位青年,穿着学院制服,袖子上别着写了“生徒会”三个字的红色袖章。胸前的口袋放着几支圆珠笔,手里是一本厚厚的登记簿,看起来已经用了很久了,封面泛黄,纸页的右下边还起了卷角。



是学生会的人啊,一看就知道各方面都很厉害呢……但是第一印象是眉毛真的十分抱歉。费里西安诺想着。



“哪来的小鬼?别来添乱,不然老子连你一起揍!”肌肉男似乎没有注意到青年的袖章,凶狠地威胁道。



“……虽然不想用暴力手段,但不这样似乎行不通啊。”青年皱起一对粗眉,走进小巷,左手将那本登记簿抱在胸前,知道肌肉男没有什么警惕心,右手握成拳直接砸向对方的眼窝,趁他还眼冒金星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又将膝盖狠狠顶向他胯下。



“啊啊啊啊啊!”



费里西安诺不忍地闭上眼,却仿佛还是听到了什么东西碎掉的声音。



肌肉男两手捂住裤裆处,由于受到致命一击两腿禁不住地发抖,最终颤颤巍巍地跌坐在地上哭叫,看样子一时半会儿是不会有什么其他的反应了。青年赶紧将站着发呆的费里西安诺拉走:“冷着干什么,赶紧走,想被揍吗?”



“你看上去很瘦弱,打架却很厉害呢!”费里西安诺忍不住将内心的话说了出来,“谢谢你救了我!”



青年脚步一顿,手握成拳掩在嘴边咳了咳,“没什么,以前学过一点。”又像是为了掩饰什么连忙补充道:“还有,我可不是想帮你,维护校园安定是我的职责。”



这个人很不擅长表达内心的想法啊,和哥哥倒是很像。费里西安诺在心里将这两个人作对比,嘴上不合时宜地开始吐槽,“对了,你的眼睛上面是贴了海苔吗?看起来很蠢诶,为什么要这样?”



“才不是海苔呢!”青年稍微将分贝提高了一些,对上费里西安诺委屈的眼神,想着自己没必要和比自己年纪小的学生计较,心头的怒火莫名其妙地被浇灭了,“粗眉毛可是绅士的象征。”



“喔……”可是还是很像海苔啊。费里西安诺没有将这句心里话也说出来,少见地读懂了空气,如果再重复一遍的话,这个人一定会生气吧。



“你是新生吧,难道迷路了?这里是新生招待处的反方向。我是学生会长柯克兰,你跟着我过去吧。”亚瑟不自在地将登记簿换了一只手拿,“不是特地要带你过去的,只是我刚好要去接……我弟弟。”



“谢谢你啦!你看上去凶巴巴的,但是人真的很好呢!”费里西安诺随口一接,却看到对方的粗眉毛缓缓地搅在一起,这才发现自己又出言不逊了,回想方才的对话,露出尴尬的笑容转移话题,“可我不是新生呢,看上去会比较像小孩子吗?其实我已经二十岁啦,是新来的实习教师。”



“二十岁……?”幸好亚瑟没有将那么多注意力放在刚才的话题上,很快被这个新信息吸引了,狐疑地打量着费里西安诺,“如果你真的是老师的话,那么我对于刚才的话……很抱歉。”



“嘿嘿,没关系啦!”



费里西安诺一点也不在意他和亚瑟只认识了十分钟不到,露出一个爽朗的笑容,深棕的眼睛里溢满了不加任何掩饰和伪装的笑意,仿佛柔和耀眼的阳光洒落在西西里海金色的沙滩上。



亚瑟眨了眨眼,似乎不太明白对方为何突然对一位生人展示出这般真挚的好意。但他还是下意识地拨开伦敦的白雾,从青碧的森林中报以微笑。



啊,是天使吧。



FIN.



一些废话:第一次写费里西居然是为了这点破事,我觉得我的OOC真的没救了(你)最后一句话感觉有点尴尬,就当是我自己说的吧(你闭嘴)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