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dle Basket ✍

我不知道啥时候会更新一次辽
是可怜周弧党

好想吸纸片人啊

【七夕菊耀24小时联动/14H】浮生旧梦

Attention:
1.国设
2.作为“人类”的两人已交往设定
2.OOC注意




国际会议后,日本在座位上整理文件。他把黑色签字笔插进左胸的口袋中,余光瞥见一个身影鬼鬼祟祟地冲这边过来了。


“中国桑,您有什么事吗?”日本犹豫了片刻道。


中国脚步一顿,随意倚靠在桌边,向四处望了望确定没有闲杂人等后,仿佛有什么惊天大秘密要交换一样,从西装外套里摸出一张纸条,反盖在桌面上向日本推过去,用食指敲了敲纸条,示意他打开。


“……您又是在玩什么呢?”日本疑惑不解,但还是翻开了那张纸条,只见上面写着一串潦草的大字——日本,明天傍晚来我家吧,无论如何都请不要拒绝。


“这是……”日本抬头望向中国,想要他解释一番。但对方只是手握成拳凑在嘴边轻咳两声,微微点头,眼神坚定。


明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吗?难道说中国桑是对上次美国先生的特工游戏上瘾了吗……想要体会一把当007的感觉。日本只好无奈道:“在下会去的,请不要担心。”


“那真是太好了!我就知道日本你会答应的。”中国十分欣慰地拍了拍日本的肩膀。



第二天傍晚,日本如约来到中国家门口,他似乎很早就在那里等着了,蹲在小花园旁观察蚂蚁搬家,没注意到日本的到来。


“中国桑?”日本尝试着出声提醒道。


“喔!你来啦,等你很久了,我们走吧!”中国拍拍裤脚上并不存在的泥土,站起身来。


日本跟在中国身后:“您是要去哪呢?”


“……总之,你先跟我来就是了。”



日本总觉得自己好像来过这个地方。


青砖黛瓦的老瓦房一间连着一间,推推挤挤地占满整个街道,偶尔空缺出的小巷内落了几声嬉笑的清脆童音,斜伸出墙院的枝条上站了几只鸟雀,淡黄的花朵静悄悄地跌落在青石小路上。


他眼前一晃,有点不适应这转换。方才还是现代化都市的高楼大厦,现在又变成了充满旧意的古民居,仿佛一瞬间穿越时空,回到千年前。


“怎么样,这里很好吧,我也是找了很久才找到的,和那些商业化的水乡可不一样。”中国笑道。


“的确,您真的很厉害呢。”


中国有些不适应日本这样直白的赞叹,扭头清了清嗓子,“你有想起来什么吗?如果这样还没有半分印象,我可是会很伤心的。”


“……很抱歉,在下居然忘记了这件事情,果然是老爷爷了呢。”日本叹了口气,微微一笑,“今天是中国桑家里的乞巧节吧?不过为什么今年要带在下来呢。”


“因为今年格外的无聊嘛……反正往年我也都是一个人,多一个人也比较好说话啊。”


日本不答话,只是笑着看他。


“你别这样看我,我又没做错什么。”中国有些心虚。他躲开日本直勾勾的视线,将搭在肩上的发尾拨至身后,像是刻意转移话题,“话说回来,你还记得小时候,我是怎么教你的吗。”


“当然。”日本边走边道,时不时扫几眼身旁的老瓦房,似乎陷入了久远的回忆当中,“在竹子上挂长条的诗笺,如今我家里还会在七夕里这样做呢。”


“那多好啊,我家现在过七夕的人似乎越来越少了。”中国沮丧道,“他们更喜欢情人节啊。是欧洲那边的节日,花样很多。”


“一定会越来越好的。”


“但愿吧……啊,到了哦。”



中国忽地停住脚步。街道尽头是一座石拱桥,桥下弯弯绕绕地流过一条河流,夜色下如一段墨色锦绸。河边稀稀拉拉站了几对小情侣,依偎在一起诉说着浓情蜜语。


“真是令人羡慕啊,希望明年陪他们来这里的还是对方。”中国突然莫名其妙冒出一句。


“中国桑,您这句话在对方耳朵里头可不是什么好话啊。”日本无奈道。


“反正他们也听不见,而且我可是真心祝福他们的。”


“……您开心就好吧。”


这时,石拱桥后突然蹿出一个小姑娘,才二十出头,手上的篮子中放着一排油灯,蹦蹦跳跳地来到两人面前,扬起一个估计是专属于消费者的明媚笑颜:“两位先生,我刚才听到你们的对话了,想要买莲花灯吗?一个二十,两人一起的话只要三十八!”


“小姑娘,很会做生意嘛。”中国挑了挑眉,“可我看你这灯的油漆都蹭掉了不少啊,颜色也不正……这样,两个一起二十五怎么样?”


“二十五也太少了吧,您当我是摆地摊的?给您优惠三十五行吗?”


“二十八!你看啊,来这里的人没多少,你篮子里还剩这么多,卖不出去亏的可是你啊,难道不是能挣一笔就挣一笔吗,至少成本要挣回来啊。”


“……三十不能再少了!”


“哎,好咧。”中国一听,连忙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百元大钞,“辛苦你了小姑娘,祝你生意兴隆啊。”


小姑娘愣了半天,这才知道被人套了。她气得满脸通红,望着两人似乎想骂些什么,却什么也吐不出来,只好泄了气递过莲花灯和彩纸。


“……中国桑,您倒是乐在其中啊,很像上次您带我去菜市场时路边跟老板砍价的大妈。”日本憋了好半天才说出这么一句。


“虽然钱是身外之物,但没有钱可不行啊,能赚一点是一点,我可不想再像以前那样挨饿了。”中国随口道,眼底却划过一丝阴霾。


日本沉默着接过莲花灯。他想说些什么,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


“好啦,小菊,你想许下的愿望,都写在纸上吧。”中国不知从哪里摸出两支签字笔,递过一支给对方,眨了眨眼睛提示道,“对了,是作为人的愿望哦。”


“作为人……吗。”日本愣了半晌,像是突然醒悟一般,缓缓笑道,“我知道了,耀桑。”



本田菊刚把彩纸挂在灯上,王耀顺手递过来打火机,他有些惊讶:“您居然会随身携带这种东西吗?”


“当然不会是天天带着啦,今天特意带出来的……想要和小菊你一起放莲花灯。”王耀用食指挠了挠脸颊。


他们点燃莲花灯,橙黄的光亮盛满了那一小捧粉色莲花。本田菊偏头望向王耀——这个自他诞生以来,就几乎出现在他每一段记忆中的国家。他琥珀色的双眼中跳动着明亮的火苗,照亮了眼底所流转的、来自整片东海的温柔。不知不觉间,本田菊心中逐渐膨胀起一团烈火,仿佛要灼烧了整颗心灵,只因为身旁站着的这个人。


无论是作为“本田菊”还是“日本”,想要对你说的话都还有很多。


感激不尽,万分抱歉,能遇见你真是太好了,以及刚才在纸上所写下的,最真挚的愿望——


“耀桑,今后,也请一直在我的身边吧。”



FIN.



一些废话:写完了,总觉得好尴尬,没有咕咕咕真是太好了,感谢cctv感谢中国感谢ALFRED(你)

评论

热度(43)